分卷阅读24

    被子,乔桥死活也挣不开,就连双手都被缠得紧紧的,两个人在棉被下的身体寸寸相贴,随着秦瑞成那句话,乔桥忽然感觉那一直停在自己股缝处的大蟒蛇开始躁动不安地往里面钻去,乔桥欲哭无泪地拼命挣扎,奈何棉被里紧的一点空隙都没有,拼上吃奶的力气终于远离了一丢丢,结果正好被对方利用这几厘米的空余刚好把卵大的龟头先挤进了小花穴。

    乔桥给逼得声音一下子就变调了:“你、你快出去!”

    不自觉拧绞得内壁直接把秦瑞成绞得爽翻了天,他不得不放弃一口气插到底的想法,被迫就着这样的姿势喘粗气:“呼……小乔你怎么这幺紧……”

    秦瑞成的阴茎本来就粗,只插一个龟头就已经把乔桥的阴道口撑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大半截柱身还紧贴着乔桥的大腿,随着秦瑞成每一个细微的动作而不停摩擦着乔桥细嫩的皮肤,男人的手则不老实地往下摸,伸到乔桥的小腹前探下去,恶意地揉捻着乔桥的小花蒂。

    乔桥没忍住,下半身‘咕咚’一声就流出了一包粘稠的水。

    “哇,好像有一碗热粥泼在我的小兄弟上了。”秦瑞成恶劣地形容给乔桥听,“量这幺大,你身体里哪儿储存了这幺多?是不是都藏在你的小子宫里呢?”

    有了这些液体的润滑,秦瑞成受到的阻碍就减小了很多,他弓起腰,在棉被里微微调整了一下姿势,然后猛地一捅到了底。

    说实话,乔桥感觉自己身体里一下子炸开了漫天的烟花。

    她爽得浑身都在抖,秦瑞成要抽出去一点的时候还难耐地企图咬着对方,秦瑞成察觉到了乔桥的小心思,很是抚慰似的又重重捅了回去。

    “操一万遍也不够……”秦瑞成亲着乔桥的脸,他手狠狠揉着乔桥的阴蒂,小花蒂被对方揉的‘呲溜呲溜’地冒着水,大阴茎则毫无节操地钻进乔桥的身体里乱捅一气,乔桥的敏感点有时候半天得不到照拂,有的时候又连着被圆润的龟头碾磨,折腾得乔桥眼泪都出来了。

    “呜呜呜,你不要乱撞……”乔桥总算悟得了一点行动的诀窍,她的小手也钻下去按住了秦瑞成肆无忌惮的大手,但显然力量悬殊有些大,秦瑞成揉得更用力了,简直像是要把那颗小果子挤爆,食指和中指并起来轻轻一捻,爽得乔桥头发丝都炸开了似的,淋淋漓漓又滴下来好些水。

    “怎么办?”秦瑞成装模作样地问,“你的被子湿得一团糟,都怪你流了太多水。”

    乔桥已经泪眼婆娑了,棉被里空间实在狭小,她能清楚地感觉到秦瑞成粗大的阴茎是如何在自己体内翻江倒海的,伴随着他动作的还有滑腻腻的汁液满溢出来。乔桥的整个屁股都紧贴在秦瑞成的小腹上,男人有力的肌肉像是方块板一样随着撞击拍打着乔桥,体内的快感信号则像一条眼镜蛇一样猛地抬起头直奔最高点,显然就要破体而出了。

    “慢一点,我、我要——要!!”乔桥惨兮兮地想求饶,结果话刚说到一半就被秦瑞成见缝就插终于插到子宫里的大阴茎逼成了一个高音,乔桥尖叫一声,肉壁层层紧箍着秦瑞成的肉棒,猛地收紧。

    “呼……我操,好他妈爽……”秦瑞成居然忍住了没有射精,他还记得两人现在是不戴套的状态,所以不停地深呼吸企图抵御这一波的快感,直憋得他满头大汗。

    乔桥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了,可下身的小花穴在高潮了一次后竟然变得更加敏感,秦瑞成的每一个动作竟然都变成了另一个小高潮的触发开关,乔桥在棉被里一个高潮叠着一个高潮地上,爽得她都开始哭喊了。

    “啊……我不行了……呜呜,秦秦……”

    秦瑞成则手忙脚乱地开始把棉被扒开,乔桥娇小的身子像软化在了棉被里似的,秦瑞成一捞就全出来了,他赶紧把阴茎抽出来停一会儿,秦瑞成大张的马眼已经忍不住吐了一点白花花的精液了。

    “不、不来了……”乔桥以为这就完了呢,她光着屁股有气无力地趴在床头嘟囔着。

    秦瑞成只扒了她的裤子,上衣还完好,只不过已经给缠得皱皱巴巴了,头发也散了,弯弯曲曲披了一肩,衬着一张餍足的小脸白里透粉,明明不是很出色的漂亮,可就是给人一种想狠狠欺负到哭的感觉。

    乔桥喘了口气,缓了一点劲过来,刚要动动四肢爬起来,忽然一下子又被人压在了身子底下,大肉棒二话不说就捅进了最深处,子宫的瓣膜被狠狠撞开,龟头像矛一样钉了进去,乔桥张了张嘴,这次连叫都没叫出来就又高潮了。

    水流顺着她的大腿根蜿蜒着淌了下来,秦瑞成死死抱着乔桥的屁股往里捅,揉着乔桥的胸好像要把这对胸揉碎似的,他意乱情迷地在乔桥耳边说:“让我射到里面好不好?怀我的孩子……我娶你,明天就娶,不,今晚就娶——”

    “不行不行!”乔桥一下子给吓清醒了,她弹了一下想挣开,然而就随着她这一个无意的动作,秦瑞成再也忍受不住地大吼了一声,按住乔桥凶狠地开始往里射精。

    子弹一样的精流瞬间冲刷到了子宫内壁,乔桥甚至恍惚觉得自己正在承受一场突如其来的枪林弹雨。

    弹雨足足持续了半分钟,秦瑞成才虚脱一般搂着乔桥倒在了床上,这次顺着乔桥大腿根淌下来的已经是精水了。

    “秦瑞成!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了!”乔桥气得眼泪不停地往下掉,她愤恨地挣脱了秦瑞成的怀抱然后草草地收拾了一下自己就穿上衣服下楼买药去了,临走‘砰’得一声把房门关上了,还撂下一句“我回来之前你赶紧离开我家!”。

    ……

    “完蛋……”秦瑞成平躺在床上单手捂着脸喃喃自语了一句,“我竟然没忍住……”

    说完这句话他又忍不住笑了,闭上眼睛躺在床上双手合十地祈祷:“求怀孕求怀孕……看在我这幺诚心祈祷地份上就让她怀了吧……”

    谢谢simple、我忘了我的名字、球球、雪璃、冷清心、鲨鱼娘的礼物~~=3=

    19:兔子先生

    乔桥回家的时候秦瑞成果然已经走了,并且带走了那些弄脏的被子床单,重新给乔桥换了一套全新的寝具。桌子上还有一张给乔桥留的字条,秦瑞成在上面很诚恳地给乔桥道了歉,拍胸脯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这样,最后表示希望乔桥不要继续生气了,床单被罩他会托人连带着之前的两包衣服一起送过来。

    乔桥看完以后也没觉得心里有好受一些,她可还在气头上呢!于是随手就把秦瑞成的字条夹到了一本字典里,然后服过药之后就爬上床准备休息。她决定把这些不愉快的事情统统忘掉,毕竟明天就要开始她漫长而又美好的假期了。

    乔桥第二天是被WAWA公司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