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

    点射,枪声沉闷,是扣了消音管的。

    “我操!”秦瑞成整个人都跳了起来,“程修!是我是我!你起码先看看是谁再开枪啊!”

    乔桥惊呆了。

    这是怎么回事?刚刚是真的有一颗能杀人的子弹朝人射过来?等等,我不是生活在治安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吗?

    “嗯,我知道了。”男人平稳地应了一声,然后没再说话,几声细微的金属撞击声响起,似乎是他把枪收起来了。

    “那我开灯了啊,门已经关好了。”秦瑞成象征性打了个招呼,然后‘啪’得一声把客厅的灯摁开了。

    灯光一打,乔桥眯了一下眼睛,再睁开的时候正看到二十步远的宽大沙发上坐着一个身材健硕的男人,眼神冷漠地凝视着她和秦瑞成。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男人浑身都是血,简直像是从血池里捞出来的一样。

    “程修?!”秦瑞成也吓了一大跳,反应过来以后他转身开始翻门口的柜子,“你等会儿,我给你找药。”

    “没事……”程修在沙发上微微动了一下身子,能看得出来他受了些伤,但声音却仍然是平稳低沉的,“大部分血都不是我的。”

    他抬眼看到乔桥,微微皱了皱眉:“这个女人是谁?”

    男人那冷厉的视线一扫过来,乔桥不由自主地就站直了身体,也大概是男人身上的煞气太过浓郁,就这幺一呼一吸之间,乔桥背上就已经全是冷汗了。

    她毫不怀疑这个男人抬起手来就能没有犹豫地枪杀自己。

    “这是我的朋友,乔桥。”秦瑞成搬着一个药箱走过来,挡住了程修看向乔桥的视线,“她要用我的洗衣机。”

    乔桥赶紧顺坡下驴:“那你们忙,我去洗衣间了。”

    她压根都不知道洗衣间在哪儿,只是觉得如果再待在这里自己就要小命不保。乔桥拎起自己的两个大球包,一溜烟绕过客厅跑去别的房间了。

    她从没进过秦瑞成的休息室,就算遇见简白悠那次她也是站在门口的,现在转过了一堵墙,生命警报已经解除,乔桥这才有闲心好好打量秦瑞成的休息室。

    WAWA向来舍得给男艺人花钱,就这幺一间休息室,室内面积已经大得可以媲美超豪华套房了。乔桥漫无目的地一边四处张望一边往前走,秦瑞成休息室的装修风格比较偏向于力量和运动,经常能看到张贴的游戏和篮球海报,也不像宋祁言家一样精益求精地要求风格统一,这里稀奇古怪的摆设还是蛮多的,但总体却颇为整洁,一看就是年轻单身男性的屋子。

    乔桥小心地推开每道门都往里张望了一下,不是她不知道这样做不好,而是每道门确实都长得一样,她实在不知道洗衣间在哪里。

    好在老天没有太为难她,乔桥推了四五扇门以后总算找到了卫生间,里面也确实摆着一台看起来很炫酷的洗衣机,乔桥把脏衣服倒进脏衣篮,然后俯下身开始研究怎么使用这台颇为高级的家庭机器。

    她自己感觉也就摆弄了不到十分钟,忽然就听到身后门‘咔嗒’地响了一声。

    乔桥回头过去看,正看到程修推门进来。

    “程先生!”乔桥吓得赶紧站起来,战战兢兢地打招呼,“好巧啊,你、你也来洗衣服吗?”

    她说完就想一巴掌糊自己脸上,程修赤裸着上半身拿着那件全是血点的衣服进来的,人家不洗衣服难不成还是来跟你聊天的?

    程修冷冷地扫了乔桥一眼,走了过来。

    乔桥心中流下两道宽面条泪,完蛋了,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吾命休矣。

    她使劲儿向后躲,整个人都恨不得变成洗衣机上的一张贴条,没想到程修只是经过了她身边,然后把那件已经被血染得看不出本来模样的上衣扔进了洗衣机里。

    呼……原来只是洗衣服而已……

    乔桥刚松了口气,没想到对方竟然当着她的面开始脱裤子!

    程修的身材很好,他大概是军旅出身,之前裸露着上半身的时候乔桥就注意到了他的身材,他的肌肉并不像一般男人努力健身后所拥有的那样优美而漂亮,他的肌肉是实的,是有棱角的,每一块都紧紧地咬在骨头上面,随着他的动作而整齐地移动和屈伸,你甚至怀疑就连子弹都未必能击穿这样密实而包含力量的肉体。

    可这毕竟确实是一副血肉之躯,因为乔桥看到了那些肌肉上遍布的累累伤痕。

    程修脱掉了自己的裤子,露出了健壮的大腿肌肉。

    他似乎浑然不觉乔桥还在场似的,把裤子扔进洗衣机后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内裤,然后流畅而利落地把内裤也拉了下来。

    乔桥迅速抬头往上看,开始盯天花板,好像天花板上有个洞似的。

    她一直不敢看程修,又觉得闭眼睛太夸张,所以只好仰起头,耳边全是窸窸窣窣的衣服声响,乔桥猜测对方应该是把衣服扔进了洗衣机,然后她又听到哗哗的水声,应该是对方已经把洗衣机启动了。

    乔桥默不作声地站在原地,心想这下他应该会离开了。

    对方顿了一会儿,又向着乔桥走来,脚步声越来越近,然后男人擦过乔桥,越过她取下了挂在墙上的一块大毛巾。

    距离太近了。

    乔桥根本无法抑制住自己的呼吸,满头满脸都被男人身上浓郁的荷尔蒙气息笼罩住,乔桥甚至能嗅出他那身血腥气中夹杂的一缕消毒药水的味道,可在此情此景下,那枯燥乏味的药味竟然也可以摇身一变成为最香甜的毒,你被迫吸入却甘之如饴。

    程修对于乔桥的存在是视而不见的,他拿了毛巾之后就打开了一边的莲蓬头,热水哗哗淌下来,乔桥屏住呼吸偷偷把眼睛往下一瞟,正看到程修在冲洗他的耳朵,一丝血水混合热流顺着他蜜色的皮肤流下来,隐没进他的锁骨阴影里。

    真是太致命了。

    程程终于出来了!_(:зゝ∠)_

    表示V了以后写得好有动力……我果然已经穷疯了……

    谢谢番茄酱、长流氓丶、球球、simple、大纯洁、一口、阿陛送的礼物~~

    第十六章镜面偷窥

    乔桥贴着洗衣机站着,脑海里天人交战,不知道是留还是走。

    莲蓬头喷洒出来的热水虽然没有溅到乔桥的身上,可是那白花花的蒸气却已经沿着墙面的蓝白瓷砖一蓬一蓬地鼓了上来,乔桥瞄了一眼镜子,发现镜子里自己的一张脸早就已经变成了熟苹果一般的嫩红,也不知道是在这里蒸的,还是因为身后的程修而心里痒的。

    她偷偷侧了侧身,借着水声的掩盖往左边平移了半米,然后又调了个角度,停在了正好能看见淋浴间的位置。

    男人的腰背很柔韧,他正侧着身子擦洗自己的大腿,一道长长的淡红色疤痕如同蜈蚣一样盘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