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

    准确地帮乔桥调整了一个合适的长度。

    ……

    乔桥从沙发上一下子跳起来,她飞快地跑到卫生间扑到镜子前,黑暗里摸索着打开了灯,柔和的灯光一照,镜子里乔桥褪去些血色的脸也显露出来:光洁的一张脸,小巧的五官,笋尖一样的下巴,眼睛里总是水光涟涟,看起来不像是二十多岁的人,反而像个还在上学的女学生。

    乔桥仔细端详着,慢慢又放了心。虽然她的脸向来是没有什么特色的,算不上美得让人挪不开眼睛,但好歹看着也挺让人舒服的,不至于讨人厌。

    那么……他喜欢这张脸吗?

    放在旁边的手机屏幕忽然亮了起来,乔桥打开一看,是宋祁言发过来的一条短信,很言简意赅地告诉乔桥,新的剧本定下来了,民国剧情戏,乔桥做主演,并且给乔桥挑选搭档的权力。

    挑选搭档。

    乔桥盯着这几个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从业两年,一直不温不火,再加上人也懒散,作品一年也就五六部,除了一两部是自己当主演的小系列,其余时候几乎都是在做陪衬。陪衬就不说了,乔桥当然是被挑的那个,可就算是乔桥自己主演的小系列,男演员是谁,有几个,也从来都是公司说了算。其实除了总榜上排行前几位的‘花魁’,像乔桥这样的十八线小艺人,安排跟谁演就要跟谁演,哪有置喙的余地。

    然后现在跟宋祁言睡了一次就能挑人了?真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彻彻底底的皮肉生意呢。

    乔桥忽然愤怒了,她抓起手机就开始噼里啪啦打字,她在心里咬牙切齿地想:你让我挑人?我真是谢谢你给我开的这个天大的金手指,我不用得彻底一些简直都对不起你。

    乔桥‘啪’点下发送键:我挑简白悠。

    简白悠。

    高矮胖瘦?美还是丑?乔桥不感兴趣,她知道简白悠是总榜第一就行了,宋祁言不是要让自己挑吗?就非挑一个你很可能安排不了的,就非要让你自打脸。

    乔桥气鼓鼓地在攥着手机等回复,等了很长时间才收到了宋祁言发过来几个字:他拒绝了,你再挑一个。

    ……?

    结果乔桥不仅没感受到让宋祁言自打脸的快意,却反而因为送上门还被拒绝这种事而感到了一丝羞耻。

    想想也是,简白悠蝉联总冠军那么久,很可能早就已经是类似公司股东一样的存在了,娱乐公司不是总是喜欢给艺人发股份吗?这样的半个股东,再不济也是有一票否决权吧?

    乔桥这下犯了难。不能是简白悠,那挑谁好呢……早知道那天多看两眼总榜了,好歹记住几个名字也好啊,这下连人名都报不上,来来回回就知道那么几个,难不成继续跟秦瑞成搭档吗?不行不行,秦瑞成片期已经够满了,怎么能再麻烦他拍一场对他来说毫无意义的剧情戏呢。

    那不然……周、周远川吧……?

    乔桥想到那人的好脾气,看着很温和也很好说话的样子,于是挣扎了一会儿也就发给了宋祁言,没想到这次对方回的很快,只有一个字:好。

    乔桥没想到宋祁言的动作这么快,她才在家休息了没几天,就接到了总部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让她今晚来总部开个准备会议,主演都要到场。

    不得不说,宋祁言给乔桥安排的这部戏是个大手笔,据说本来是给某位知名女星转型准备的,半途硬生生拨给了名不见经传的乔桥,加上剧情从来就对资金投入和精细程度要求比较高,因此不仅是乔桥自己,整个剧组工作人员都需要做很多功课,提前开会是很有必要的。

    挂断电话已经是下午四点,乔桥匆匆给自己做了点饭吃就换上衣服去了总部。

    一星期之内来了两次总部,这放在乔桥一个月前,真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她现在其实心里还有点打怵,主要是觉得对不起周远川,毕竟这部戏说好听是两个人演,其实还是给乔桥做宣传的,周远川不仅片酬拿不到多少,甚至还要倒贴上自己的名气给乔桥铺路,但凡想过来的人,多半也不愿意拍。

    乔桥生怕周远川因为被安排了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而生气,于是看见周远川进了会议室也不敢上去打招呼,就只低着头坐在角落里装死。可是她和周远川来的都有些早,会议室也没有别人,装死显然无法奏效,于是乔桥只好眼睁睁地看着那双穿着休闲鞋的脚慢慢地踱到了自己面前。

    周远川真的有一双如玉石一般莹润的脚踝。

    “请问,你是乔桥吗?”脚的主人终于发声,这也是乔桥第一次听见周远川说话,他的声音不似宋祁言那般听在耳朵里就要挠得人五脏六腑都酥痒,反而带着一种金属质的冷感。

    乔桥还以为他的声音应该跟他的人一样温软一些呢。

    “你、你好……”被点到了名字的乔桥只好连忙答应着,颇为手足无措地站起来试图跟对方握手,“周先生,初次见面,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她的手停在半空,对方却并没有伸出手。

    乔桥有点尴尬,她开始想自己是不是要改伸为挠好把场子圆过去……

    “不是初次见面。”

    “嗯?”乔桥抬起头,正对上周远川的眼睛。

    “摄影棚,电梯间。周远川平静地吐出这两个地点名词,他微笑着拆穿道,”我见你过两次。

    “那个,周先生记忆真好……”乔桥这下更尴尬了,她刚要把手缩回去,没想到周远川却忽然又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周远川的手有些瘦,握起来骨骼分明,让人不由得会去幻想这双手抚摸过自己身体时是什么样的触感。

    “之前我不知道你也是公司的艺人,所以没有跟你打招呼。周远川松开乔桥的手,他随意拉开乔桥身边的椅子坐下,”希望你不要在意。

    “怎么会怎么会!”乔桥连连摆手。

    “这没什么的。周远川笑着摇摇头,”拍摄本来就是我的副业,我没有其他人那样对自己拍什么看得很重。

    “咦?”乔桥抓住了关键词,“副业?那可不可以问一下周先生的本职工作是——”

    ……

    “唔。”乔桥识趣地没有再问下去,她转头看着周远川线条柔和的侧脸,心想这个人真是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好说话。

    不……或许不是好说话,而是他真的对自己即将要拍什么并不在意。

    就像他在面对你的时候,虽然脸上在笑,可眼睛却仿佛并没有落在你身上,而是在透过你的瞳孔和视网膜凝视一个很远很远的东西。

    乔桥忽然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周远川能两次记住自己或许并不是因为自己引起了他的注意或者做了什么让他印象深刻的事,可能只是因为他拥有远超常人的记忆力而已。

    作家想说的话